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谢勇光没有去接名片,而是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自以为是的张千说:“以后对安翠好一点,她除了脾气大一些,没什么缺点,如果她喜欢什么东西,你就尽量满足她,反正你也不差钱……”

    说着,谢勇光又将目光看向了安翠,安翠此时没有丝毫感激的模样,也没有那种一日夫妻百日恩的念旧模样,而是和张千如出一辙的表情,用那尖酸刻薄的语气,恨不得将谢勇光的脊椎骨戳断了,道:“谢勇光,你这样有意思么,租来的车子和衣服,坐着舒服?穿在身上很舒服?怎么,就为了要在我面前炫耀一把,让我后悔?你还是死了你那条心吧,就你这样没出息的男人,也就现在这点出息了,切……”

    谢勇光脸上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刚才下车之前,他还想过要挽留安翠,但看到张千的第一眼,他恨不得马上将这混蛋打趴下,可当他真的从车上下来了,他的内心却是平静的,一个因为自己贫困离开自己的女人,又何必牵绊呢?更何况,自己现在也没有能让她荣华富贵的能力,那倒不如放手就好。

    刚才,他与张千说的一番话也都是发自内心的,他希望张千以后能对安翠好,毕竟在他的心里是真的爱过这个姑娘。

    可张千的反应以及安翠的表现,让他的心里发凉,尤其他们的话,让他的脸颊更是火辣辣的,他身上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包括那辆保时捷卡宴,都是林昆花的钱,他还是那个在消防大队上班,一个月拿着三千多块工资普通老百姓,他有什么资格来对人家说这些?

    谢勇光是一个诚实的人,这一点安翠很清楚,周围人的议论、幸灾乐祸的声音,让安翠的心里十分的恼火,谁都不愿意做生活的失败者,谁都希望成功,如果眼前的谢勇光正的摇身一变,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屌丝变成了一个成功人士,那她安翠的失败足以成为整个公司下半年的笑话一直讨论下去。

    谢勇光脸上的表情难看,这让安翠抓到了翻身的希望,她笃定自己刚才说的至少对了一半,怎么可能一个小屌丝突然就变成了富豪人士,这又不是在看电影。

    “谢勇光,以前我只觉得你穷是穷了些,但还算老实,现在整了这么多虚的来到我面前,就是想让我后悔、难堪?呵呵,我还真是看错你了,果然你们男人都是一样,没什么好东西!”

    安翠劈头盖脸说道,脸上尽是尖酸刻薄,一旁的张千轻咳了一声,“话也不能这么说……”

    安翠马上贴着张千过来,开始恶心人的起腻道:“亲爱的,人家说的不包括你,你是人家的真命天子,以后就是再好的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不会后悔跟了你……”

    张千满意的在安翠的脸上亲了一口,那又短又粗的手指头在安翠的而脸上捏了一下,“就知道你最乖,一会儿带你去吃西餐。”

    安翠幸福的笑了,谢勇光看到这一幕,也没必要继续留下来了,他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眼瞎了,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女人,她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装的假正经,甚至上床发生那个事儿都是在处了5个月之后,结果一上床发现她根本就不是处,估计之前的所有矜持都是故意伪装,又或者是对他不完全满意吧。

    目光不由的落在了安翠雪白的大腿上,那儿有一块不小的淤青,像是被收捏的,过去他掰她大腿的时候,总是小心翼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