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昆这两拳下来,邹永强直接被打的眼珠子暴凸,本来还想克制一下,哪怕是心肝脾肺都被打得乱颤,也不能表现出来,行走江湖的人都爱一个面子,尤其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刚才牛皮吹得山响,这会儿却被给人揍得呜嗷惨叫,丢人不?

    邹永强是真的小看了林昆,他以为林昆藏匿了多日,养好了身上的伤,又悟出了一套所谓‘静’的拳法,最多只能和他多消磨一些时间,到最终还是他和钢铁般的身子骨,具备着压倒性的优势,可当林昆这第一拳砸下来之后,他就后悔了,后悔得肠子都青了,感觉自己的肠子都要被这小子砸断了,屎都要被砸出来了……

    一拳过后,紧跟着又是一拳,这一次屎是没砸出去,却砸出了个响亮的打屁——噗!

    这一声大屁,带着一股老屎的臭味,正好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就是沈家的老爷子,这把沈家老爷子给臭得,差点当场气绝。

    林昆紧跟着飞身一脚,直接踹在了邹永强的心窝上,邹永强嘴里再也矜持不住,一声嚎叫两条腿凌空倒飞了出去,呼通的一声将身后的一张八角桌给砸翻了,桌子材质不错,可经不住邹永强这钢铁一样的身板,嘁哩喀喳的一阵脆裂声响,名贵红木的八角桌碎得稀里哗啦的。

    “师傅!”

    邹永强的两个徒弟赶紧过去把他扶起来,一脸关切地道:“师傅你没事吧?”

    邹永强咬牙切齿,道:“没事,为师只是一时大意了,这小子不是我的对手,你们两个……”

    邹永强的本意是让两个徒弟先上去和林昆过过招儿,自己好先喘一口气,可他的两个徒弟完全会错了意,以为师傅要让他们让开,麻溜站到了一旁。

    “你们……”

    邹永强这个气啊,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他干过的最傻缺的事儿就是收了这两个夯货徒弟,身体天赋虽然出众,平常也够听他的话,可这到了关键时候……

    不由邹永强心中多想,林昆已经走了过来,他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老头儿,你的钢铁身体好像不怎么经打啊。”

    “小子,你少得意,刚才我只是一时疏忽罢了!”邹永强话音落罢,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脚底下箭步一冲,同时手中的拳头奔着林昆就砸了过来。

    铿!

    这一下邹永强使出了浑身力气,刚才都已经被打的那么狼狈了,桌子撞翻了,茶壶、杯子等器皿噼里啪啦摔得粉碎,沈老爷子和彭朝花又在一旁看着,他感觉自己的老脸火辣辣的,必须马上将面子找回来。

    可随着一声结实的闷响,他那全力挥出的一拳,本来想着势如破竹,一下子将林昆给震飞的一拳,居然很轻易的就被抓在了手里,他身体里所爆发出的那一股子强横的力量,陷入到了林昆掌心中的一刹那,仿佛泥牛入海一般。

    “这……”邹永强抬起头,一副惊诧至极的模样看着林昆,“这怎么可能……”

    这是他说下的最后一句话,接下来,林昆抓住他拳头的大手猛地一发力,就听嘎吱的一阵脆响,声音清脆入耳,邹永强脸上的表情瞬间纠结到了一起,起初他还咬牙坚持,但很快便忍受不住,咧开大嘴‘啊’的一声惨叫……

    他那号称铁拳无双的拳头,在林昆的掌心里快速扭曲变形,仿佛被攥着的不是一拳头,而是一团面。

    林昆不再给他任何机会,扬起了拳头奔着他的胸口就砸了过来,眼看着躲避无望,邹永强快速的深呼一口气,妄想要硬扛,结果林昆一拳落下,就把他打得两颗眼珠子暴凸,接着拳头如同雨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