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谢勇光大声的喊叫,他将内心所受的委屈与不满,统统发泄在了林昆的身上。

    林昆只是目光平静的看向车窗外,道:“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无数,其中有普通的百姓,也有一些身为地位不错的人,你不用否定一个老百姓的平庸,也不能过于夸赞一个有所作为的成功人士,人这一辈子有很多东西是靠自己争取来的,就看你怎么想?”

    谢勇光脸上的表情愣住,但依旧是皱眉怨怒的模样看着林昆,道:“你什么意思?不要故意岔开话题,我……”

    林昆转过头目光平静的看着谢勇光,出言打断:“你觉得我有必要和你岔开话题么,你姐姐、姐夫因为哦而死,我林昆心中亏欠一辈子,但我欠的是他们而不是你,欠的是大妮和她奶奶以及你的父母,与你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可以踩踏这东山省的半壁江湖,难道我非要将你一个普通的消防官兵放在眼里?”

    谢勇光脸上的表情一愣,却是没了刚才的那股子火气,他此刻心中只有一个疑惑,林昆今天的所作所为到底为了什么,只是为让他在众人面前出丑么?

    林昆继续望向窗外,道:“常言道,命里八尺难求一丈,华夏的易学命理博大精深我不懂,但我知道很多人本来是有能力的,这种能力与高学历、专业技能无关,而是一个人骨子里的原始欲望,有些人默默无闻了一辈子,只要碰上一个愿意给他机会的人,他马上就能一跃而起成为人上人,今天我对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想窥探一下你的骨子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谢勇光不说话了,他只是愣愣地看着林昆,抛开一切他物不去想,光从能力与个人魅力而言,他对林昆是敬佩的甚至说崇拜的,天底下男人千千万,可哪一个能有眼前这男人的一番手腕与魄力?

    林昆又回过头,平静的目光仿佛带着一股看透人心的魔力,笑着说:“如果今天你穿上了我给你买的名牌,开着我给你买的豪车,而到那个因为金钱离你而去的前女友面前耀武扬威,或许是我林昆看错人了,如果你没有勇气去承认这一切都与你无关,也是我看错人了,但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人……

    你的本性善良、果敢,敢作敢当,身上又有着一股军人的热血,我需要在这东山省拥有一个可以信得过的人,当然这个人我已经选定出来了,他是我本家的一个叔叔,但我觉得还不够,做人就要给自己尽量多留一手,如果你想一跃而起作为人上人,明天上午到面馆里找我,你不要把这当做是施舍,我对你姐姐、姐夫的歉意与你并无太大关系,那些害死你姐、姐夫,甚至是在旁边看热闹的江湖大佬的脑袋,我这些天也已经搜集齐了,就在南泉市郊的火葬场里,冷箱号是XXXX,你可以带着回去到你姐、姐夫的坟前祭拜,顺便替我向他们敬一杯酒。”

    林昆说完这些,便推开车门下车了,谢勇光在车里愣了两秒钟,突然推开车门冲他大声喊道:“喂,你的这车……”

    林昆沿着马路向前走,头也不回地道:“你先开着吧,如果想还给我了,明天上午就开到面馆来。”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