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唐羽也能够理解,笑了笑,示意对方不用管自己。毕竟只是皮外伤而已,唐羽也不是太放在心上。

    众人都走了出去,只留下夏冰照顾唐羽。

    看着肩膀绑着白色纱布却依旧轻松淡然的唐羽,夏冰的目光十分的复杂。这么长时间了,一直都是唐羽帮自己,救了自己几次,而且还为了救自己惹了这么多的麻烦,现在还受了伤,这让她心里很是愧疚。

    本来以为自己长大了,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结果还是全靠唐羽。

    诺大个别墅,屋子里就只有两个人,饶是唐羽也是有些尴尬。

    毕竟夏冰不是陆小月,不是柳如烟,更不是穆情雪,虽然住在一起,但是关系实际上却并没有那么的亲密,总有一些的隔阂。

    顿了片刻,唐羽看着这别墅,随口问道:“冰冰,家里就只有你父亲么,你妈妈去哪了?”

    听着这话,夏冰的脸色顿时有些失落,道:“我也不知道,我也问了我爸很多次,但是他都缄口不言,不正面回答我。我从记事的时候就没见过我妈妈,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唐羽有些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好像问多了。”

    夏冰摇了摇头,抿嘴道:“没关系的,我都已经习惯了。你也看到了,我父亲一向很忙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照顾我。所以现在能够和你们住在一起,我感觉到真的很开心。你、小月还有如烟姐给了我一种家的温暖...”

    说到此处,夏冰一双美目之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和失落。

    看着面前夏冰精致的俏脸,还有着那一抹淡淡的忧伤,唐羽莫名的感觉到一阵心疼。

    在他的印象中,夏冰作为月城首富的千金小姐,比起自己强上万倍,最起码从小到大都是公主,衣食丰足,身份赫然,万众瞩目。

    但是唐羽却没想到对方却有着这样沉重的心事。

    看着坐在自己边上有些孤单无助的夏冰,不禁的,唐羽缓缓伸出手去,轻轻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叹息一声,小声的安慰道:“心里难过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的。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借你个肩膀。”

    夏冰最起码还有个父亲,而自己从小自己父母就死掉了,他连看都没看到,所以他能够理解夏冰的心情。而自己父母之死一直是他心中的一块梗,他现在这么努力就是为了有一天足够强大,能够查清真相!

    听着唐羽的话语,夏冰再也忍不住心中多年来的酸楚,竟然直接扑在了唐羽的怀里,紧紧搂着唐羽的脖子,伏在唐羽的肩膀上呜呜的啜泣了起来!

    这么多年来,她在别人眼里是被羡慕的对象,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苦楚!

    别人都有妈妈,但是她没有,也从未享受到母爱的感觉;别人父亲可以时刻陪着她,她没有,自己父亲要经营着大公司;别人有朋友,同样的,她长这么大也一个朋友都没有,连一个谈心的人也没有,每天孤零零一个人,就好像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

    最主要的是,她还要时刻的提防着自己身边的人,唯恐这些人对自己有不良企图,拿自己去对付自己的父亲!

    这二十几年,她真的好累好累!

    终于,在遇到唐羽之后,她才知道身边有着这样一个绝世好男人是一种怎么样的幸福与舒心!

    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