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天空中飘落下丝丝小雨,透着舒爽的同时,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压抑沉闷起来,一柄油纸伞这在展青兰的头顶,相貌可人、声音糯软的展夏道:“青兰姐,掉雨点儿了,我们还是回屋子里吧。”

    展青兰没有答她,目光一直望着院落门口的方向,那儿已经不见了林昆离去的背影,刚才两人交谈短暂,林昆的那一句灭了这江湖,却在她的心涧不断游荡。

    展夏只当是自家的姐姐为林昆的到访而烦心,宽慰道:“青兰姐,他虽然是过江龙,可毕竟要离开我们东山省了,你不必为他刚才的话感到烦心。”

    展青兰苦笑一下,道:“东山省,东三省,距离又不是很远,如果他真的想一步踏回来,又有谁能阻拦得了呢?

    我们沈家的三大家族里,谢家的谢般若与他交好,秦家秦大力被杀,沈家被一把火烧了,到现在不也没个说法?”

    “这……”

    展夏神情一恍惚,才发觉自己被他刚才那谦谦的外表所迷惑,竟忘了他几天前的残暴杀手,以及诸多的东山省江湖大佬,都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展青兰起身向屋内走去,展夏讶然之余赶紧跟了上去,油纸伞撑在展青兰的头顶。

    少女的心事最难懂,展青兰外表看起来冰冷,可心毕竟是热乎的,红山湖酒楼的那一夜,她误伤了林昆一刀,而林昆却在紧要的关头对他不离不弃,鲜血染在他的脸上,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是那么决然,那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与真诚的感觉,好似只有从父亲的身上感受过,可那个并非自己的父亲,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

    展青兰站在窗外,望着那渐渐迷蒙起的雨幕,心中竟有了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他的背影似乎又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不,应该是已经烙印在了她的心里。

    “展夏,我是不是错了?”

    “啊?”

    展青兰突然发问,展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展青兰继续自顾自的说:“或许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盟友,可以同富贵、共荣辱,而我却因为心中的多虑而错过了他,错过了他这个人……”

    展夏似乎隐隐明白了一些意思,但总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担心自己说错话,她索性就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地站在展青兰身旁,随着她一起望着窗外的雨幕,那滴滴答答的雨滴急促得打在地面上的声音,仿佛少女的百缕情丝……

    林昆对谢勇光的重用,朱坤学没有丝毫意见,不过内心里却是有着压力,等了半辈子等来的机会,他可不想这么白白流失掉,就算自己不能享受后半生的荣华,也要将其留给自己的儿子。

    夜深人静的时候,林昆一个人坐在面馆的二楼,独自端着一杯清茶,望着大雨过后的干净夜空,陆婷这时走了过来,她坐在了林昆的对面,脸上笑容平静,拿起了一个小杯子,自顾的斟了半杯茶。

    林昆看了她一眼,道:“怎么还没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