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彭朝花平时不善待仆人,家里也仅有几个管事的仆人,在她面前能谋个笑脸,剩余的仆人几乎都被她训斥过,而沈家的其他人也同样苛刻,沈老太最近是不在家中,不然就是诸位仆人的噩梦。

    那沈老太,也就是沈老爷子的老婆,最近带着孙子却了岛青市休养,孙子喜欢那里的那里的大海,老太太也喜欢,平常在外面,沈老太都是一副待人客气和气的模样,可在家里头,那绝对是一个从早上能骂到晚上的主儿。

    以前,为了混一口饭吃,这些仆人都人气吞声,毕竟沈家给的待遇还算不错,不说业界最高,但比在饭店或者其他的服务行业里做服务员赚得要多。

    此时,沈家的府邸在一片熊熊大火中燃烧,沈家除了这处宅子,还有别的住处,可那些别墅也好,豪华公寓也好,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装下这么多仆人,到时候能留一个管家,一个做饭打扫卫生的女仆就不错了,他们都要失业。

    “我去……”

    “算我一个!”

    “老板,你看我成么?岁数大了点儿,我是做园艺的,三十年的经验了……”

    ……

    声音此起彼伏,诸多人一下子就把谢般若给围住了,彭朝花傻了眼,脸颊火辣辣的,她表情狰狞的看着谢般若,恶狠狠地道:“谢般若,你这个贱人!”

    人群的外围,突然有一队人匆匆而来,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彭朝花的贴身老仆老卞,老卞领命带着人出去满城搜索林昆的踪迹,早上的时候刚出家门,这还不到中午回来,家里居然着了火。

    老卞懵了,内心的疑惑还不等发问出来,彭朝花就气急的冲他喊道:“把这个女人给我打走,快!”

    老卞是仆人,身份再老也是仆人,面对小姐的话自然不敢不从,马上打着人就风风火火的奔着谢般若就过去了。

    这姑娘漂亮,老卞不愿意动手,可又不得不动手,当老卞走到了谢般若的身前,他身后跟着的一群家仆,听着周围七嘴八舌的议论,也是明白了怎么回事,于是乎这些个家仆马上也冲向谢般若报名,老卞脸上的表情一愣,这带着兵出来打仗呢,还没等和敌人交锋,自己这边的人就已经开始投降了。

    “都特么的给我滚开!”老卞气势汹汹的吼了一嗓子,把眼前的几个人吓了一哆嗦,紧接着奔着谢般若就过来。

    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老卞的身前,这大汉身高将近一米九,胸口剧烈的起伏,老卞抬头仰望,只见一张怒目凶煞的脸,正自上而下的看着他。

    老卞自认为有些身手,能跟在彭朝花的身边这么多年,可不单单只是一个打理杂物的老仆,可眼前的这个男人气势凛然,可绝对不像是泛泛之辈,老卞掂量了下自己的老拳头,还是败下阵来。

    “老卞,你……”

    彭朝花急地直瞪眼,胸口剧烈的起伏,最终一口气没喘过来,两眼一翻白晕死了过去,沈丘赶紧把她扶住,大喊着:“老婆,老婆你可不能死啊……”

    谢般若笑吟吟的离开,两辆大巴车里坐满了人,站在沈家院墙外的一干仆人,几乎一走而空,剩下的几个倒不是死忠于沈家的,而是人品名声太差,其他仆人纷纷指责,被谢般若拒之门外。

    这边彭朝花刚刚晕倒,沈家的老爷子也是一口气没喘过来,直接倒在了地上……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