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泉市,机场。

    为林昆等人饯行的人不多,谢勇光带着他的两个昔日战友,朱坤学一家四口,马上就要过安检了,展青兰带着展春、展夏来了,紧跟在三人后头的,一身红衣打扮的谢般若带着大虫也来了。

    看到了这两个女人,林昆脸上微微一笑,心中却是一阵的头大,尤其谢般若,要说谢般若和展青兰两人性格完全相反,展青兰总是习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而谢般若总是一副妖娆如火的模样,光从女人的角度来讲,男人当然会更喜欢谢般若这种如妖如孽的女人,可实际上来说,真正危险的也是谢般若。

    谢般若来就来吧,居然来带着一个拉杆箱,这就让林昆的心里头顿时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展青兰是来为他饯行的,不光昨日的雨幕下,少女的心事如何复杂难明,此时的展青兰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甚至连多余的话都不说,只是说一句:“一路顺风。”

    林昆也只是简单的说了句:“谢谢。”

    人和人交往有时就是这样,大家同样喜欢聊天,那就会越聊话题越多,其中一个人健谈,而另一个人总是冷冰冰的,久而久之便没了那股子畅聊的默契。

    林昆也习惯了展青兰这种性格,假如哪一天展青兰突然健谈了,林昆肯定受不了,会觉得这姑娘哪根筋儿搭错了。

    谢般若笑盈盈的走过来,她笑起来就跟个妖精似的,如果说柳如烟自带妖气,能够勾动男人的心魄,那和眼前的谢般若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丝功力。

    同样是妖,谢般若绝对比柳如烟妖的出类拔萃。

    “这么着急就走了,难道不喜欢我们东山省?”谢般若笑盈盈的说,那眯起的一双眼睛,撩拨着诱人的光芒。

    林昆并没有通知谢般若他要离开,自从上次离开了红山湖山庄,他与谢般若便没有了交集,可这东山省必定是她的久居之地,想要监视他的行踪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林昆最近的行踪也从未遮遮掩掩过。

    “东山省虽好,可我还有事要回东北。”林昆笑着说。

    “哦?是什么事呀,说来也是巧了,我整打算到东北去散散心,不知道林先生这次要去的是哪个城市,看看我们缘分如何?”

    “哈市,谢姑娘……”

    林昆虽然心中那种不妙的感觉依旧存在,但听谢般若这么一说,还是暗暗松了口气,哪知他的话音还未落,谢般若已经笑着打断,“看来,我和林先生的缘分还真是不浅,不知道林先生要称作的是那趟航班?”

    林昆:“……”

    稍作迟疑,林昆还是笑着把航班号说出来了,谢般若马上又是一副惊喜的模样,道:“巧,绝对是太巧了,这就是上天所谓的缘分吧,终于让我等到了……”

    林昆心中一阵无辜,不会真的这么巧吧?他去哈市,她也去哈市,就航班都是一趟的,天底下还能有比这还巧的事儿么?

    林昆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