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仆人压低着声音,是怕被林昆听见,廖万金在东山省的商界,也算是一个老狐狸,如今林昆踩踏了沈家,他却在这个时候要见林昆,仆人自然要替自家小主着想,毕竟只要不是瞎子谁都看得出来,自家的小姐想要和这位林先生更密切一些,至于密切到什么程度,这就不是他们做下人的好猜测的了。

    谢般若却是毫不避讳,笑着对林昆说:“能踩得沈家抬不起头的男人,果然就是招风,不光我这个狐媚子盯着,就连廖副主席那个老滑头也要登门拜访,今天廖副主席来我这儿,不宰他一桌山珍海味可不成。”

    说着,谢般若便回过头,对仆人说:“把廖副主席请上来,就说我们这儿还差一桌山珍海味,我谢般若今天请了太多的人吃饭,可就差这一桌没人埋单了。”

    仆人不明白小姐是什么意思,但也不好多问,躬身低头道:“是,小姐,我这就去。”

    仆人下了楼,谢般若饶有趣味地看着林昆,道:“林昆,在东山省沈家拿你没办法,秦家的秦大力又被你给杀了,泱泱的东山省便再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了,我谢家自然也不会轻易招惹你,你想好以后怎么安排了么?我听说你和展青兰那小妞关系不一般,只是就她近几日的动态来看,好像你们之间不如我想得那样。”

    林昆笑着说:“哪样?我是想和展青兰做盟友,让她坐在这东山省的第一把交椅上,可人家姑娘不干,还对我戒心很足。”

    谢般若笑道:“展青兰这女人我了解的不多,不过大家也都算是一个圈子里的,我知道她的戒心很足,可能是和她的省长环境有关吧,她父亲展义云是一个义薄云天的人,可性格里总是优柔寡断,有时候对待手下的人太好,反倒是会养出一群白眼狼来,展义云的那几个结拜兄弟就是……”

    说着,谢般若神秘的一笑,道:“展青兰的那个二叔,义云堂的二当家,就是被你给搞掉的吧,你下手可真够狠的。”

    林昆笑着刚要说什么,廖万金在谢般若手下仆人的带领下踏上了楼梯,随行的只有一个身材健壮的男人,廖万金走上楼梯,看见林昆和谢般若后,便主动开口哈哈笑道:“谢庄主,林先生……”

    谢般若和林昆都站了起来,廖万金的身份地位不低,该有的礼仪尊重还是要有的,谢般若笑着说:“廖副主席,你这可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更别说我这穷屋寒舍了。”

    廖万金马上哈哈一笑,道:“谢姑娘就别调侃我这个半老男人了,以后一定常来你这山庄坐坐,也好有幸与谢姑娘同桌共饮……”

    说着,廖万金话头一转,对谢家的仆人道:“去准备一桌上好的山珍海味,我要请们家小姐和林先生喝一杯。”

    仆人将目光看向了谢般若,谢般若道:“傻站着干什么呀,快去准备呀,把咱们这儿最好的酒,最好的山珍海味都拿来,难得廖副主席请一回客,必须要高规格。”

    廖万金哈哈笑了起来,看向那仆人,道:“对,就要按照最高规格的来,要是差了,我可要让你们小姐拿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