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见谢般若出来,梅玉马上觉得有些尴尬,这在人家的屋檐下说人家的坏话,好像不太妥当哈,还被人当场听到。

    章小雅却是小胸脯一挺,下巴一仰,一副好斗的小公鸡的模样,谢般若的脸上也没有半点的愠色,笑眯眯地说:“小雅姑娘说的还真对呢,我就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十几个男朋友真是太少了,实际的人数是二十三个,最长的是六天零六个小时,最短的是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梅玉在一旁诧异地道。

    谢般若笑着说:“了解一个男人如何,其实两个小时都用不上,十分钟就够了,只不过念在他是省委书记儿子,我多少给了他点面子罢了。”

    梅玉:“……”

    章小雅道:“你不管朝三暮四,还水性杨花,你不是一个好女人,坏女人!”

    谢般若咯咯地笑了起来,“小雅姑娘,你还真是了解我,我觉得我们适合做知己,我最讨厌别人说我是好女人了,可以夸我漂亮,可一定不要说我是贞洁烈妇,男人就像是一本书,喜欢的时候拿过来翻翻就好,不喜欢了就丢掉,不过这一次我对这个男人感兴趣的时间,已经突破了我的极限呢……”

    说着,谢般若明眸间一朵桃花飘向了屋里。

    “你,你不要脸,林昆哥已经有老婆孩子了,你没机会的!”章小雅气急道。

    “我知道呀,这有什么呢,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不对,旧社会的男人更是会三妻四妾呢,他有老婆孩子那是他的事儿,我对他感兴趣是我的事儿,不发生任何关系吧。”谢婉若莞尔一笑,千娇百媚从她的脸颊上一一乍现,一双狭长的眼眸看着章小雅,道:“小雅姑娘这么在意,莫非也喜欢他呢?”

    “我……”

    “你喜欢他也与我无关呀,我们可以公平竞争,要不比一比谁先怀上他的孩子?”

    “你……”

    章小雅的脸瞬间通红,谢般若咯咯地笑着离开,小雅忍不住的啐了一口,“不要脸!”回过头看向梅玉,却见梅玉正望着谢般若的窈窕背影称赞,“唉,这谢家的小姐姐还真是一个奇女子啊……”

    谢般若的贴身保镖大虫,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高手,龙大相、八指这两天和他比拳脚,三人你来我往的竟难分高下,姜夔生也和大虫斗了几个来回,同样是占不到便宜,大虫本来还有些瞧不上他们这些人,可轮番对战下来之后,便是英雄惜英雄了,牛大壮倒没和大虫动手,这两天他特意去了一趟南河省,调查了一下铁拳一门的资料。

    转眼间,十天过去了,满城的风风雨雨从未停息,自从红山湖上的一场战役之后,整个东山省的江湖成了群龙无首的状态,沈家暗中收纳了一些势力,也有人站出来想要振臂高呼,号召一干人等为自己卖命,成为这新的王者。

    外界关于林昆的传说有很多,有说他因为杀人太多已经被枪毙了,有的则说他身受重伤逃回了东北,南泉市的某条大街上晃荡着两个人,这两人一个满脸的络腮胡子,一个相貌里有几分清秀,两人都是一副落魄的模样,刚刚在早餐店混了一顿饱儿,听邻桌的小痞子谈论一个叫林昆的男人,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这名字咋那么熟悉呢?

    九宫阁的陨落,陈万里自东山省消失了,据说他是去了燕京找大人物做主了,三个徒弟里唯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