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金钟勋,这名字听起来就很有明星范儿,也的确有一个高丽的男明星叫这名字,但绝对不是薛娜这个怂包的男朋友。

    薛娜一说分手,按照正常的思维逻辑,这么一个娇俏楚人的女朋友要分手了,那男的肯定得想尽各种办法挽留,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今天的错过了,可能一辈子再也遇不到了。

    然而……

    金钟勋的反应让周围的众人大跌眼镜,甚至一个凑在人群最前沿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都忍不住要啐他一口唾沫。

    金钟勋一听薛娜说要分手,当即如临大赦,仿佛绝境之中重现光明,连犹豫都没有犹豫,马上就一口答应了,“好,薛娜,这可是你说的要分手,那咱们没关系二楼啊……”

    说着,这货还一副讨好的模样看向那几个小流氓, 冲那为首的光头道:“大哥,你都听到了,我和我她没关系了,我学校里还有事情要忙,我们学生会要开会,我先……”

    “我去尼玛的吧!”

    就连一群小流氓都看不惯这小子的怂包贱样,为首的光头男人怒骂一声的同时,一个大嘴巴子抽了下来,啪的一声脆响,这金钟勋被打得向后一个大趔趄,嘴里头痛叫一声。

    但这还远没有完呢,其他的几个小流氓见大哥动手了,他们也早就看着怂包的小子不过瘾了,一起拳打脚踢打地就抡了下来,金钟勋一个白面小生,怎么可能是这一群小流氓的对手,根本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就倒在了地上惨叫起来。

    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压根就没有人同情这个怂包软蛋,这附近巡逻的警察注意到这边有人打架斗殴,快步地赶过来,可哪怕是到了近前,也被人群给围得水泄不通,只能在外头干着急。

    一群小流氓出手狠辣,金钟勋被打成了猪头,那高挺的鼻梁直接被打断了,嘴里头吐出好几颗血牙,那为首的光头男人一只脚踩在了他的手上,低着头冷笑讥诮道:“小子,你还真是我见过的最孬的小白脸,叫声爷爷你可以滚了。”

    金钟勋的怂包劲儿再次突破了围观人等的下线,他忙不迭地喊爷爷,一连喊了七八声,把那为首的光头男人都喊懵了,光头男人把脚挪开了,金钟勋赶紧爬起来夹着尾巴就逃了。

    光头男人回过头看向薛娜,薛娜的脸色很难看,瞪着光头男人道:“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缠着我,或者对我不轨,我会让你后悔的,我爸是……”

    “你爸是当官的?”光头男人冷笑着说,丝毫没有害怕的样子。

    “是!”薛娜道。

    “啊!?”

    光头小青年惊咋了一声,故意摆出一副很害怕的模样,道:“小妹妹,你可别吓唬哥哥,你爸爸是多大的官儿啊?”

    “我爸爸是哈市……”

    “等会儿。”

    光头男人打断了薛娜,“哈市是哪儿,我怎么没听说过?”说着,他回过头看向周围的几个小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