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叮咚……

    门铃声响起,贺俊马上抬起头,眼神里闪过一抹机警,他此刻就坐在一楼的大厅里,门就在他的斜后方,他马上从沙发后面摸出了一把手枪,冲着门口问道:“谁啊?”

    门外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先生你好,我们是小区物业的,接到保修说你们家的水管漏了,特意过来检查一下。”

    “MD,谁说我们家的水管漏了,你们搞错了,赶紧给我滚!”贺俊冷喝道。

    “抱歉先生,那是我们搞错了,打扰您了,祝您生活愉快!”

    门外,胡彩月一脸微笑着说,说完和身旁的胡倾月对视了一眼,又一起抬头看了看,林昆和铜山、铁山已经攀上了二楼窗户,窗户是从里面锁着的,林昆正琢磨怎么样进去,结果身旁的铁山直接一拳砸在了钢化玻璃上,顿时就听轰隆的一声巨响,那厚厚的玻璃居然被砸穿了……

    胡彩月和胡倾月掏出了手枪,姐妹俩守在了别墅的正门口,而此时别墅大厅里的贺俊,猛地回头向楼上看去,端着手枪就要冲上去,但马上停了下来,他的眼神里闪过一抹阴狠,调头向通往地下室的暗门快步走去,输入了一个密码之后,暗门咔嗒的一声开了,他猫着腰就进去了。

    林昆和铜山、铁山三人互相掩护地从楼上下来,别墅里乱七八糟,而且很多地方都落了一层灰,可见这地方贺俊过去肯定很少来,如今被逼得进退无路才跑到这儿来躲藏。

    三个人来到了大厅,可并不见有人影,刚才胡彩月敲门的时候,明明听到人是在这一楼,林昆示意铁山去把门开开,铁山点了一下头,胡倾月、胡彩月姐妹随之进来了。

    “人呢?”

    胡倾月小声地问道,林昆竖起手指头,示意姐妹俩禁声,在这大厅里的四周看了一圈儿,这大厅十分空旷,根本不可能藏人,厨房也是开阔式的,如果真能藏人,那就只有窗帘后面,可这又不是小孩子躲猫猫,那贺俊的脑袋地残成什么样,能跑到窗帘后面躲着,但即便如此,林昆还是让铜山和铁山过去看看,并叮嘱两人要小心,刚才铁山的那一拳,多少有些让林昆不放心,这家伙的拳头是硬,可性格也莽撞,万一要是中了埋伏可就凶多吉少了,尤其这贺俊目前已经是穷途末路,他又是警察出身,手里肯定有枪。

    铜山和铁山这次倒是听话,手里端着手枪向那窗帘走了过去,逼近窗帘,没有丝毫的异样,两人一左一右猛地将窗帘一掀,后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而这时,林昆又示意几个人在这大厅里找找,找了一圈儿竟然没发现什么其他能藏人的地方,难道这贺俊跑到楼上了?不应该啊,林昆他们几个刚才就是在楼上下来的,或者说贺俊从窗户跑出去了?这也不应该啊,这一楼的窗户上可都是装着铁栅栏,人是根本不可能逃出去的。

    “这个立体壁画门,好像不太对劲儿。”胡倾月走到了大厅沙发后面正对着的一个壁画前,这种壁画说是壁画,但区别于常见的壁画,在内地很少见,但在门奥还是很流行的,一般装饰的过程,是先把画花在墙壁上,然后再请工匠过来,按照画面上的比例将造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